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刘洵展厅 欢 迎 光 临 刘洵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35344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刘洵 >> 最新动态
 
随笔《自述》摘选
作者: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08/7/13 8:54:26

随笔《自述》摘选 

   ……艺术家提笔“自述”的时候,因为新近的事物新近的概念而遗忘了故事,另外一些艺术家老是遗忘现在,沉迷在遥远的过去。

我大概属于后者。

我开始再一次“自述”,在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痴迷于“可视”世界的细微末节,于是更加明白我为何每天痴迷于对看得见的“自然”的精雕细琢。

(……我想要描述那个我曾经居住过的小院和房屋,如今它已经被完全拆除掉了……)

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在川西高原小城甘孜,无论是最高行政机构还是卫生院,村小都是由一溜青灰瓦顶下木结构的平房组成,集办公住宿于一体。四周是厚厚的暖色调土墙围成院子。院内有水井、石砌的花台、草坪和杨树。每个院里几乎都有几株罂粟,夏季如火焰般沉沉的燃烧,加上绚烂的太阳花。入冬之后,这些茂盛的植物连根须都难以辨认了,只剩银灰色的杨树密织在小院的上空……

甘孜冬天的早上,对我来说是最容易怀念和被怀念牵挂的时候,细如丝网的杨树梢被寒冷凝固在清冽的天空。我推开窗户看见远处的冻土、圆形的树冠和大尾巴狗就好似回到北方老家……

……我第一次到甘孜,就特别想看阴天的云层,清晰而安静,万古如斯,远山近树,在高原阴天柔和而明亮的光照下,万物内在的秩序再明显不过了,这秩序使人类文化的河流得以延续。我深信许多永恒的艺术形式是直接受到这种秩序的启发而产生的……  

2007-7-17

随笔《游日本记》摘选

……地上到处是丰润的苔藓,很有规律,阴暗的的气息又散发出幽微的美妙。它们很符合我的审美情趣……,津村先生看见我对地上的苔藓出神,走过来用不流畅的中文说:我们日本人从古到今就很喜欢苔藓。我暗自惊讶,我一直对高原上地表的草皮肌理有痴迷的兴趣,这样的兴趣究其原委应该是受益于对宋代宫廷里那里无名画师的作品反复地琢磨,他们可以在一小片树丛里发现与无穷宇宙相对应的元素……

而在日本,大小寺院的内部总要设置一块供僧人静悟的“石头花园”,其间除了石头就是布满自然纹理的沙盘,这些寺院同样注重对苔藓的刻意培养,提供冥想者观赏……说这一切完全是受中国文化影响也不过分的,只不过在今天的中国、“禅学”与“格物”多半只作为供学者研究的课题,与日常生活无关了。

06年9月1日                                                                              

随笔《日本的龙安寺》摘选 

……那个初秋的午后,我们盘腿坐在木廊上,心无牵染的闲睨日影缓慢的延长。还可以想象月光使沙粒更加柔和;白雪让枯石显出悠暗的本色。当年的高僧为朝圣者提供沉思的所在,未曾想到数百年后成为人类的精神栖息地。    

我想石庭艺术其实就是东方古老禅学思想在现实世界的具体呈现。多年来珍藏的那套由EMI公司制作的切利比达奇指挥的布鲁克纳交响曲全集唱片,每张唱片深黑色的封面都是石头和弧形沙纹。面对这些唱片封面,作长久的凝视后心情悠然。现如今身历其境,我终于知道了唱片封面是来自何处。

离开石庭的时候,我清晰地预感到亲历龙安寺,是我日本之行的最大收获。在它古老而现代的思想高度面前,我永远不会愚蠢到谈论“超越”一词。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西方近代艺术家所强调的“东方”更多是指日本,而不是中国。

我在几十年前西方现代音乐之父约翰.凯奇留影的地方留影……我想起了小时候耳熟能详的那首童谣:王婆婆,在卖茶,两个观音来吃茶;后花园,三匹马,两个童儿打一打…… 

06年9月2日

随笔《冬日尼姑院》摘选 

……第一次发现高原上除雪菊以外其余干燥的花朵色彩依然艳丽,置放在浅灰色的石浆墙面前;避开强烈光照下产生的的生硬的阴影,花与枝干的线条在微弱的深浅变化当中被显露出来。

“你把我的花弄坏了” 当我正要用手指触碰花瓣的时候,被路过的尼姑看见。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满脸堆笑地观察这年轻的尼姑是否真的在意被她丢弃在厨房柴禾堆里的花朵。

“哈!开玩笑的”

啊,挺友善!我心里感到十分宽慰,于是得寸进尺:“能把这花送给我吗?”

我用手去触摸纷艳的花瓣,老半天没见回答,转过身去才发现阿尼满腹狐疑地望着我。

“好,拿去吧” 阿尼很快消失在门帘后面。交谈似乎才刚刚开始,寺规大约是禁止与陌生男子随意交谈的。

当我触摸到娇艳的花瓣,便立即发现想把它们带回到内地的企图完全是徒劳的,看似柔韧的花瓣在被触碰的瞬间便纷纷飘落在僧房的周围……。

……幽暗的屋里这面墙光线最好,在显眼的位置悬挂一张只有五寸大的照片。我近前细细观看,在郁郁葱葱的野地里,出家以前的德西满头秀发,与一位颇有艺术气质的年轻书生依畏在一起。

“他也是美术教师,学校在……龙泉驿!”德西站在我的身后解释着照片的来龙去脉。

难怪如此面熟!好像与许多艺术圈内的友人气质相似,虽然都一一样排除了。

我在心里遐想着他们之间动人的故事:“那你出家多长时间拉?”

 “四个月……。”

不知什么时候,德西的姑妈突然出现了,气氛顿时有点紧张,我们也由光线昏的暗室内转移到室外过道上,与德西的对话随时被门帘里面姑妈严厉的声音打断。

姑妈也没有忘记偶尔和我们聊聊: “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才没有去念经的!”

我还是无法抑制对德西出家前后的故事探寻的欲望,请德西把那张照片取出来继续观看。

“他知道你出家吗?”“知道啊,他还来过这里” ……

“几个月以前、去年、前年或者很早以前你想过出家吗?”“……没有”

德西始终尝试用标准普通话和我们交谈,叮嘱我们写信联系。

如果德西能够保持她姑妈那一代人的 “虔诚”和“单纯”,日子也就一天天这么过了。

我站在迦洼寺对面那片圆圆的山丘上,回看德西的住房与其它尼姑的住房别无二致,鳞次栉比的依山势排列下来。富于灵性的山崖,在心怀静谧的艺术家看来,其间连绵重复的自然图案会因为我们内心的丰富而成为无限想象的依据,不过我还是非常希望了解一个并没有任何宗教献身热忱的柔情少女,是需要经历怎样的心理过程而在此终老一生的。

2007.12.28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