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东方腾弘展厅 欢 迎 光 临 东方腾弘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39792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东方腾弘 >> 最新动态
 
《行僧》入选奥运专用礼品 东方腾弘成为四川骄傲
作者: 文章来源:成都晚报 发布时间:2008/7/25 8:14:57
    据了解, 作为本届北京奥运会专用礼品的“中国著名画家陶艺挂盘”,从2006年开始征集、制作,经过两年多的时间,近日终于顺利完成。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刘敬民表示:“用陶艺来表现中国文化,特别是在陶盘上烧制中国著名画家的心血之作,是中国绘画艺术的一项伟大工程,有助于中国文化的发扬和流传。”

  此次“中国著名画家陶艺挂盘”的选登作品,四川艺术界只有东方腾弘的《行僧》有幸入选。而此次油画作品的选择条件是:能代表中国当代油画艺术水平、画家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作品有民族特色。据悉,已选登的国画作品出自程十发、喻继高、范曾、何家英、王明明、刘国辉、冯大中、刘文西、杨之光等国画大家之手。而油画作品的选择包括了全山石、丁方、曾传兴、毛焰、闫平、朱春林等画家的作品。

  除了大熊猫作为吉祥物,川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外,我们四川成都在艺术领域也冲进了奥运。东方腾弘,这位1962年出生于成都的油画家,为我们创作了又一个值得骄傲的“成都造” 。 

  涂鸦、站岗、种地、养猪

  东方腾弘出身在军人家庭,如所有在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一样,部队工作的父辈们给了他不安分的天性。但是,东方腾弘的“胡闹”还是和其他孩子有些不同。

  东方腾弘的“胡闹”,用现代艺术语言描述就叫“涂鸦”。没有专业的老师和画室,更谈不上对名家作品进行品鉴和临摹。只是,无论谁家的墙壁,都成了东方腾弘乱涂乱画的破坏对象,可能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之类的革命宣传画,也可能是小猫、小狗、小朋友,东方腾弘把自己童年所看到、所想到的一切,用粉笔、墨水“涂”在了墙面上。画画,成为这孩子习惯的表达方式。1976年的一个夜晚,父母走进了东方腾弘的房间,他迷里迷糊听见父亲问“想当兵吗?”“想啊。”两句再简单不过的对白,14岁的东方腾弘就在当夜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上了一辆军车,步入了自己的军旅生涯。

  在部队,除了日常操练、站岗之外,东方腾弘的主要任务是种地、养猪。也许是长大了,也许是纪律约束,东方腾弘不再四处“涂鸦”。但他也并未成为一个合格的兵,因为,无论是站岗、种地还是养猪,他总是趁着没人的时候从兜里摸出小本子画画,看见什么画什么,想起什么画什么。画画,令他沉醉,给他乐趣。

  最初的荣誉

  是金子迟早会发光。通过在部队里创作宣传画、画版画,东方腾弘慢慢地在部队系统内有了名气。他的作品也在1980年先后入选“全军版画展”(全国十六大城市巡回展出)、“四川青年美术作品展”(四川美术馆)、“中国美术展”(朝鲜平壤)。一个人的最大幸福有时也许就是自己的兴趣成为了自己的事业,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兵通过自己的不懈坚持,创造机会并紧紧抓住了它。 

  1981年,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生班给了成都军区一个进修名额,由于此前的优异表现,东方腾弘获得了这个绝对宝贵的机会。此后东方腾弘走上了一个优秀青年画家的“正”途:1982年参加建军五十五周年全军美展(中国军事博    物馆);1984年参加“四川美术作品展”(四川美术馆);1985年参加国际青年“前进中的中国青年全国美展”,获铜奖(中国美术馆);1986年四幅作品入选“全国军事画美术作品展”获优秀奖(中国美术馆);1987年参加“建军六十周年全国美展”获佳作奖(中国美术馆);1989年参加“第七届全国美展”(南京美术馆)、“中国现代油画展”(日本东京)、“东方腾弘作品展”(北京大陆画廊);1990年参加“大陆青年油画家四人展”(台北)。

  曲折求索 走向“高地”

  就在自己绘画艺术事业蒸蒸日上之时,1991年东方腾弘突然步入影视圈,毅然决然地在影视艺术领域里探索了近6年。东方腾弘这个选择,在很多人看来不可思议,因为绘画是一种静态视觉艺术,与影视的动态视觉艺术之间有着巨大的细节上的差异。但是,如果人们知道他与大导演章家瑞是亲兄弟,也许谜底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了。近些年来,凭借着《花腰新娘》、《婼玛的十七岁》、《芳香之旅》等艺术影片,章家瑞在多个国际影展上屡获大奖。而作为他的亲弟弟,东方腾弘在章家瑞还在低谷徘徊的时候,坚持多年以执行导演的身份和他一起进行艰苦探索。艺术是相通的,这无疑给了东方腾弘一笔可贵的艺术财富。但是,真的要达到多重领域的成功,却又谈何容易。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东方腾弘在影视与绘画艺术之间游走,有向往,有探索,更有迷惑。

  在影视道路上的迷茫和压力,使东方腾弘不得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接受一些东南亚客户指定的美女图画创作,他的风格定向不可避免地偏离了主线,生活于理想的矛盾成为了他的巨大折磨。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的油画市场出现了“井喷”现象。大部分中国知名油画家的写实作品市场增值达200%以上,有些画家的作品增幅更达到400%至500%。中国油画市场的井喷,不仅使东方腾弘少了些“后顾之忧”,而且促使了他对中国油画市场和自身创作的综合思考,并在思考中找到了灵感的迸发点。终于,东方腾弘找到了自己的艺术创作方向,自身思索独特风格的绘画才是他艺术表达的归途,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中国当代油画在国际格局中寻找‘自我’的唯一出路在于,想办法从自己的文化基础、价值观念、社会状况中生发出独立的声音。”于是,我们看到了他“回归”之后的“高地系列”。白马、云、喇嘛……它们成为东方腾弘画作中的标志性符号,隐喻着对自然彼岸的探寻和对生命存在的感悟。

  20世纪90年代末期以来,东方腾弘以高地系列创作的一件件作品书写着自己的简历:1997年入选香港大会堂“中国名家精品展”,同年作品入选佳士得拍卖;2002年入选台北“中国油画展”;2003年入选中国美术馆“第三届中国油画展”;2004年入选“第十届全国美术展”;2005年进入“中国嘉德”、“北京保利”、“中贸圣佳”、“北京荣宝斋”等大型美术品拍卖;2006年入编《中国油画20家》、《21世纪最具升值潜力艺术家》、《中国艺术年鉴》、《世界华人美术家名人传》等出版物,并在在各类报刊、杂志、画册发表作品数百件。

  关于白马

  在东方腾弘的代表作品里,总是能看到“白马”,一只或一群,或安静或奔跑,这似乎成为了他创作中的一种符号,一个标志。面对记者的不解,东方腾弘淡淡一笑:“白马的出现,是一个偶然,也是一种必然。”

  这要追溯到东方腾弘还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就读的时候。有一年假期,老师给每个学生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在一个月时间内,用300块钱穿越几个省进行采风。东方腾弘选择了从四川藏区一路西去。那天,东方腾弘正坐在前往藏区的一辆公共汽车上,突然他发现车子后面跟着一匹极为俊美的白马,一直跟在汽车后面奔跑,跑了几十公里,直到跑不动了,才站在原地望着汽车开走。东方腾弘告诉记者:“我从小生活在四川,很少有机会看到马,尤其是那么美的白马,当时我就看着那白马奔跑的样子,直到它停下。我至今仍不知道它在追什么,但它奔跑中的那种美那种力量撞击了我的心灵。这么多年,我依然怀疑那是一场梦。”到了藏区以后,东方腾弘再一次震撼地看到蓝天白云下的草原、白马、僧侣、寺院……“那种天人合一的美,让我开始思索生命的本原,关于自然,关于爱,关于生命存在的价值。从此,这种思考贯穿于我的创作,成为我画中不变的主题。”他说。

  在路上

  走过“高地”,东方腾弘又开始了新的创作。他新近实验的《无性繁殖》系列较以往的创作风格而言,是两种不同的表现类型。《无性繁殖》系列通过对女性符号的表现,印证对生命价值追问的重要性。东方腾弘说:“这与我之前的绘画风格确实有比较大的变化,给人一种大跨度的视觉震颤,和反差强烈的精神刺激。但不管我用什么样的表现方式,它们同样表达着我对‘出世’和‘入世’的思考,对生命存在价值的追问。”就是这种对自然和生命的真诚、尊重,成为东方腾弘在艺术道路上成功的要素,更使他的画给了人们深远的影响。 

  作品是艺术家探索之路的脚印。《白驹》系列、《高地》系列、《无性繁殖》系列,我们沿着东方腾弘的脚印可以看到,他带着对生命的思索一路前行,上下求索。

  东方腾弘

  简介

  东方腾弘,1962年出生于成都,籍贯浙江,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1981年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生班进修结业。现为四川省博物馆高级美术师、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对话东方腾弘

  问:您如何看待您的画入选北京奥运会“中国著名画家陶艺挂盘”这件事?您觉得这是一种荣誉吗?

  东方腾弘:我觉得无比荣幸!奥运会作为世界性的盛会,不仅仅是进行体育交流,更是一次全球性的文化交流。瓷器是国粹,再印上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向世界各国展示,我觉得这是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的精彩一笔。

  问:您的画作一直在强调对生命价值的思考,那么对于这个问题,您当下的答案是什么?

  东方腾弘:当下,我觉得生命的价值就是对人性的关怀、对生命的尊重、对自然的探索。

  问:有人把您的《高地》系列归为宗教题材作品,您认同吗?

  东方腾弘:我的画作中,常常出现白马、僧侣、寺庙,这些都与佛教有关,但是我觉得不能单一地用宗教来概括。他们在我看来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也就是人与自然的相融和谐。入世,这是我们社会发展要遵循的思想;出世,这是生命的本源。

  名家眼中的东方腾弘

  ·画家何多苓:东方腾弘的白马是一个很重要的符号。他选择了白马、荒原、天空、光,这使他的画多少显得有些伤感,但这种伤感是有节制的,这也正是动人之处。这些画中都有一种率真之气,这也是近年来少见的。还能看出画家对古典主义的偏爱,这也没有加以掩饰。但愿我也能如此真诚才好。

  ·画家艾轩:东方腾弘对生活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尺度,经过他提纯后的西藏及现代人物肖像,无不显露出当代人所喜爱的那种温馨、雅致、伤感、温存的情调,他的宗教题材更是弥漫着古老东方神秘的气息,给人以深省、回味和顿悟。还有那些赋予生命灵性的白马,传达了对生命从浑沌走向光明的奇幻时刻,给人以神秘和唯美的精神需求。

  ·艺术评论家大草:东方腾弘的绘画把西方写实主义和东方神秘主义十分巧妙地融为一体,而不是简单地追求形式上的一致性。他的作品不仅有准确的细节刻画,生动的色彩和光影表现,而且有深厚的人文意识、神秘的自然气息和玄妙的宗教意蕴,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创造个性,表现了当代画家与时俱进的创作姿态和深刻的人文关怀。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