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廖新松展厅 欢 迎 光 临 廖新松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62038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廖新松 >> 相关评论
 
[曾策] 从古典写实主义到新意象写实主义
作者: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07/7/10 11:29:37

在新世纪艺术狂潮的冲击下,上世纪主导中国油画的写实主义风貌悄然颠覆,传统东方文化中的审美理念与当代精神中的新视觉定位,既表现画家对客观事物的体查判断,描绘物象间的构成关系,又演绎创作者在运用色彩线条、笔触光影、构图画理要素上的自由和含蓄,此美学辨证思想将决定画家个人的艺术涵养或水准,其艺术创作经历了古典写实主义到现今新意象写实主义禅变的美术家廖新松先生——毫无疑问是这样的艺术创造者和探索者。

画家的成长历程体现在他对生活的态度以及世界观的形成过程中,而西藏之行为其创作开启了一扇通向天堂的大门,在这激情与诗意相伴绮丽梦幻的雪域阳光下,画家灵感的空间不断涌入神秘的视象:宗教图腾、寺院经幡、圣山藏民,他坦然面对这份沉甸甸的信仰,那么厚重且撼人心魄,哲思直达苍穹、深远无边,笔触直击灵魂、诗意无穷。画家感言:“一到西藏我就觉得它与地气接通了,西藏就是天堂,我看见那些朝拜的人对宗教的那种虔诚,它让并不是信徒的人感觉到信仰的存在,他们真实、善良、虔诚都太纯粹了,是你在任何地方都感觉不到的。”

管笔这种源于国外的特殊绘画工具很适合西藏的风寒气侯,但掌握起来颇具难度,画家却乐此不疲,他以管笔写生、起稿、创作,用细如针尖的笔尖和细如发丝的线条去描绘着视野中甚至想象中、构成中的物象,画面细腻的程度无以复加,画中的人文思想从具象到抽象,刻画人像入木三分,哲理性如阳光般有穿透力。有时,一幅小如书本的画竟需耗时数日方成,只因为廖先生常常将管笔画当成作品来精心绘制,从1999年—2002年以管笔绘制的《西藏篇》堪称艺术精品,是画家视觉语言的心路历程,是他对藏民族文化历史的直观反映,画中所表现的高原精神神圣而神奇,藏人的执着信仰在厚重中升腾。此系列作品是廖先生艺术苦旅的有机组成部分,其思想性和绘画技巧毫不逊色于任何画种。源正于此,同期完成的管笔线描《偷花篇》组画,以极富唯美浪漫的笔调,大胆突破传统意识禁区,诠释出人性中丑陋和美好的东西。

在管笔《西藏篇》的基础上,画家的艺术想象力日益膨胀,宏大的创作欲望涌动不息。如果说99年至2000年创作的写实主义油画《远天远地》、《曾经沧海》只是找到了一个渲泄口,以圣洁的山、洁净的土来平息自己心灵中的豪情冲动;那么2002年完成的油画《阳光·诗歌·天堂》则是一次波澜壮阔的高峰体验,这是画家历时三年之久的鸿篇巨制,它以史诗般的叙事方式赞美了西藏的众生、高原的精神。该画人物众多,表情神态各异,每个人物的眼神都很专注和庄重,其浓郁的宗教氛围撼人心魄。画家笔意中的阳光,可在人群的错综繁复的反射中捕捉到、可在面部表情的惬意中感受到、可在心灵的呼唤中想象到,智者的书卷展示文化传承、圣者的宝棒所向如帜,抒情壮美和心灵畅快交织出如诗歌般的共鸣,藏民族的风骨在瞬间淋漓尽现,他们欢聚一地,收拾疲惫与苍桑,以到达圣地的心态或伫立或小憩,仿佛初到天堂中的芸芸众生,小心中的安然、跋涉中的欣悦甚至到达中的疑惑、彷徨,都姿态各异地簇拥而止,并静候着上苍的神旨。画中物象很丰富,服饰、经筒、诗卷、宝棒等物竭尽真实感,长途劳顿的人们在期待,与犬马的势态呼应一体,局部处理细腻逼真、生动传神,古典写实主义风貌彰显无遗,而绘画技巧的高度复杂令人叹为观止,画家所营造出的艺术想象力呼唤心灵深处,更难得是其诗意空间无限扩展,学术探讨意义不容忽视。

《阳光.诗歌.天堂》

《阳光、诗歌、天堂》是画家个人的代表作,它为自己搭建了通往天界阳光的阶梯;而其后画家又完成了藏民族史诗题材的油画力作《藏戏格萨尔王传》,这也是他炼狱般创作历程中的精典篇章,此幅画作极尽华丽与庄重,细节描写极其感人,画中的奢侈华贵之风与情节发展动态相映生辉,殿堂式的戏台内,被格萨尔王传奇所深深地打动的藏人们千姿百态,沉思者回味中沉思、感动者叩拜中感动,在手舞足蹈的情节回荡中,此种氛围传递出画外,向观众招示出藏文化的博大精深、辉煌灿烂。前后两部作品的历史情结深沉悠远、挥之不去,它以非叙事的手法塑造叙事感悟,从而产生了令人魂牵梦绕的艺术魅力。

2004年是画家将历史与现实暂分离的时期,此种分离是乎有些耦断丝连,《珠姆》和《冻土》表达了沉静中的忧郁,略带感伤的笔调很细很慢、很沉很重,情绪失落感在自然中流露出本真,如同心灵告白。两幅油画的主人翁的面征一致,那双特别的眼神通透的让人回味,余韵不止。此期间他也画一些风景,但对结构的兴趣远大于对景物和色彩的兴趣,这些对结构的概括是全面性的,反映出作者深层次的探究心理,为其后的结构主义画风奠定了基石。  

从《阳光·诗歌·天堂》、《藏戏·格萨尔王传》到《珠姆》、《冻土》,画面都极尽写实与逼真,以环境营造氛围乃至主题的手法既辩证又统一,这四幅画家所创造的古典写实主义力作中出现了一个有趣现象,即:珠姆面征似的人物总在作品中以特别的眼神洞悉一切、反思一切,仿佛是批判现实的直观呈现。

                                         《珠姆》

“光”在廖先生作品中的意义很重要,他的经典作品都沐浴着古典主义的光辉,“光”营造了主题的严肃性,将人物或事件升华到时空遂道之中,使之抽象成为哲学意义上的精神存在,并对画家“新意象”的确立居功至伟。

2006年,是廖先生创作上的丰收年,如其画作《向大麻子的丰收年》那样,作者的心情是愉快而饱满的。较为一致是同时期作品《首都机场》,其禅变的笔法日渐完美,所表现的光影既准确到位,又烘托出主题的新意,仿佛画中人物从东方回归自然真实、从西方回归当代节奏,这是廖先生写实主义油画风貌发展的延续。

他在画感处理上开始注重油画的物质性特征,并结合西方印象派表现方法,尝试性地采用厚油彩、大笔触,新意象的感觉丰富起来,在其探索过程中,人体油画成为廖先生本年度中试笔的开端,单体女人、双体女人、梳妆女人、个性化男人体逐一成画,在这些作品中可看出廖先生的大写意创作实践愈来愈成功。

同年作品《阆中·张家小院》木板油画系列则将此种风貌发挥到极致,透过人文情怀极其浓郁的氛围,画家将小院的自然物趣溶入惬意快感之中,意到神来之时一笔挥就,表现上大刀阔斧,同时一点一线也充蕴奥妙玄机。画家与小院真诚对话,色彩搭配以黑、白、灰为主调,点、线、面的布局兼顾抽象视觉元素,物象处理上反复推敲外轮廓,厚积薄发、浓淡相宜、冷暖在目。或许“偷花”的哲思亦可反应在技法上,画家将油彩堆积很厚,充分展示出颜料的物理特征,可以像水一样流淌起来,并充溢着无穷变化,这是简单又丰富、直抒心曲的绚丽,中国古人所谓“师法自然”,对廖先生而言是有感而发、顺应自然的最高境界;中国文人画中的神韵直取、诗画兼顾、形似意周等绘画境界给予他创作启发极大,以新意象画风来表现小院,是画家用纯西方式油画来表达东方神韵、用传统精神来表达当代艺术的纵横相融的特殊手段,这使作者追求的在精神和语言上双向推进的目标更加明确了。

《张家小院》是廖新松先生最新油画实验和探索的成功范式,他实现了画家自己与自然的对接、油画与水墨研究的对接、艺术实践与色彩科学的对接。这是从“认识”到“方法”的实验性运用,这是由生到熟的过程,某些笔触肌理拙处生巧,精妙的感觉只可神到意会,而色彩的变幻可在三维视觉上产生心灵感应,生机犹然而生,画中的和谐之道本真、自然。《张家小院》以人文理想建树文化品味,生活体验尽在画中,“把中国画写意性精髓溶入东方审美理念,并结合油画的物质特征”(画家语),所创造的学术内涵实在丰富,新意象写实主义画风初现端倪。

继张家小院之后的《雁荡山》系列应运而生,中国水墨画的墨感笔意在油画形式下铺呈而出,它的影响甚至在《鱼港》画作上得以延续。但画家亦不固守自闭,所画的公园廊景人物又回复到前期写实基调。由此可见,创新探索、巩固实践是画家近年来创作上的主旋律。

画家把创新作为艺术发展的动力,不断探索与实验新的表现方式和手法,在现时期的《鸡冠花》油画系列创作上新意叠出、灵感不断,他将画面重组、将色彩堆积的更厚重,处理油彩的方式重抹层叠,如局部雕塑般地使画面有立体感并显气派,很难思议:画面视觉竟达到了水墨浸染的效果。婷立的鸡冠花在光影下似舒展的祥云,风姿卓绝、变幻如梦,而鸡冠花局部细写状如人体、起伏有致,花瓣的质地肉感十足,如同解剖后的肌体,以绿映红的色彩愈加对比强烈、画风愈加简略洗练、用笔愈加狂放,大写意笔法的抒写性被尽情发挥,更强调主观表现性,在比较单纯的构成形式中力求赋予物象以某种象征意味,使作品突现了显著的当代性特征。新意象写实主义风貌由此完善起来,结构主义画风已然成型,画家将传统的审美理念与人文主义理想在油画表现形式下结合的很好,并深信自己找到了解决艺术问题的开启之匙和创作发展思路,从塑造形体到解决平面结构,困扰画家长达多年的艺术课题豁然开朗起来。

《鸡冠花》

回顾廖先生的创作,画家持续多年的艺术探索从未间断,无论油画、管笔画或是铜版画,从古典写实到新意象发展,都表现出一种美术状态,饱满的情绪和不断摸索的形式表现,“具象”与“抽象”叠合成结构主义风貌,这其中丰富的包容性特征,使得我们解读他的作品并非那么容易。就这样,高原的阳光、人性的本真、古镇的余辉都一一走来,他于创新中领悟创新、从探索中回到探索,并孜孜不倦地勤奋努力着,因为热爱所以快乐,用心灵乃至生命去思索、去描绘,他知道:“风格不是创造出来的,是艺术家灵魂深处的涌现;风格不是一层不变的,应随时代发展和艺术实践的历程而与时俱进。”画家热爱生活,感悟生活中与其人生体验相关的事物,他喜欢藏克家的诗句:“即如我是一只鸟,也要用撕哑的喉咙去歌唱……”,并以此激励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创作,于是突破、再突破就成其为艺术苦旅的全部意义所在。

从古典写实主义体系中纯熟的表达,到东方新意象表现体系中的禅变过程,他的这一艺术历程恰好是中国油画发展的沿革性在艺术家个人身上的深度体现。


 《首都机场》之一

时至现今,他的油画笔法已不仅仅服务于造型,也不尽因循物象之走势,而是以体现笔法自身的美学价值为目标,从而赋予油画笔触一种崭新的审美风貌,丝毫没有刻意经营之嫌,一派自然天成之功。由此画家通过这种独创性笔法和结构表现创立了一套十分成熟而又具鲜明民族特征的油画语言,这一创见即是现时期画家新意象写实主义风貌的坚实基础,其可读性和神秘感充溢出饱满的情感张力。

 

2007年元旦  曾策稿于成都双楠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