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张国忠展厅 欢 迎 光 临 张国忠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55722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张国忠 >> 最新动态
 
《昆仑·雪》的布上书写
作者: 文章来源:青钗 发布时间:2008/10/20 15:47:18


     看张国忠笔下那巍峨的昆仑雪山,落落的雪永远不会是你注意的重点,你的目光将穿透寂寂雪景,直抵嶙峋磅礴、力擎云天的昆仑山脊,而后,感动,心生敬畏,震撼。一如张国忠的落笔初衷。

认识张国忠和他的画

    随和的张国忠健谈,尤其是谈及近期承载着他创作激情的《昆仑·雪》系列。

   《昆仑·雪》的诞生过程和我们熟知的科学发明故事很相似——2003年,张国忠看到了一张让他颇有绘画冲动的雪景树林的精彩照片,准备草稿,却在偶然间发现一个颜色很有味道,张国忠抓住了这个可能会被很多画家忽略掉的细节,一路发展,竟然创作出气势恢宏的《昆仑·雪》。

    其实,在2003年之前,张国忠早以一批当代语言、写实风格的画作得到了广泛认可,但他还是放弃了原来的创作思路。张国忠说:“完美不等于完整,画本身说够了就够了。”张国忠认为,他开始画雪山是一种偶然,但把握好就是风格,经验画、尤其是长期创作经验画是误区。艺术家是要求张扬个性、强调天赋和敏锐的职业之一,张国忠并不后悔放弃原来的创作方向,对自己重新审视定位。

    2004年,以树林、雪为绘画对象的《初雪》作为《昆仑·雪》的延伸系列,在“自然与人”——第二届中国当代山水画油画风景展上展出。2007年,《出山》更是在中国油画协会举办的“精神与品格”——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研究展上成为关注的焦点,以雪山为表现的大背景让著名批评家陈燮君十分感动:“晶莹剔透,气势恢宏。形成自己的风格,更有学术性。”

    现在《昆仑·雪》系列已经创作了十几幅,张国忠开始创作一些小幅作品,他并不担心尺寸会减弱雪山的气势,因为他所描绘的不是景色,而是情感。军旅磨炼和多年在高原写生的生活,让张国忠时时为那些屹立不语的雪山流连且感动,当然, 30多年前,在大凉山上放马的士兵张国忠肯定不会知道,眼前的那些叠嶂山峦,若干年后,将会以美轮美奂的方式出现在画家张国忠的画上。

    相对于皑皑白雪、冬雀衔红豆的江南晴美雪景,《昆仑·雪》中西部的雪山,则显得悲壮苍冷,山中流动的季节、瞬间的变化,都被张国忠手法独特地绘制下来。而在巍峨的山中或山脚,总有马队蜿蜒——那是人在恶劣自然中迁徙,然而没有悲伤,只有希望。即使面对着重重叠叠的大山。

在路上,眼睛就是记事本

    在大多数人眼里,艺术家总是生活得很有趣的一群人,尤其是张国忠这样时常远行写生的人,会被猜度得更精彩。所以相当多的想玩又找不到人同行的朋友,往往希望跟着艺术家一起外出。

    2002年,一个做企业老总的朋友在张国忠那里看到他外出写生时的照片非常激动,执意要与他一同开越野车前往新疆。他们在大柴旦出发时恰好遇到张艺谋在拍摄《英雄》,这让同行的人一路欢歌。然而一路开到青海与新疆交界时,车子没油了,好一阵寻找才在一个石棉矿上买了一些厂矿班车的油。当时阴云密布,矿上的人催促他们快走,说一旦下雨,这里将会出现大量的泥石流,一周都走不了,如果想绕路,那必须退回八百公里。一行人顾不得吃饭休息地继续前行,刚过那条河就眼看着洪水来了。整整三个小时之后,他们面前突然又出现了一座几乎没有车走的山,这并不在他们的计划行程中,但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也只好硬着头皮前进。深夜时他们终于到达一个县城,可清晨上街时,一条硕大的标语击碎了朋友的憧憬:楼兰古城欢迎你!他们偏离了原定的方向,竟然到了若羌县。

    调整方向后,越野车在沙漠里又整整走了三天,重复单调的沙漠景象让朋友很是烦躁,他时常说:“等风景完美了再喊我。”然后开始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岂料途中遇到流沙,大家不得不砍红柳铺路,偏偏一根红柳扎破了轮胎。朋友立刻崩溃,极其绝望而严肃地对张国忠说:“好久见到绿色?我要见绿色!”

    这只是颇为柔和的一次远行,对于执着于寻找不一般风景的艺术家来说,冒险是家常便饭。张国忠外出写生绝对不带夫人,因为写生就意味着必须面对现实的风险。张国忠说,有一次他和夫人一道,曾经一天十几个小时地前进,翻雪山,大雪飞舞时,除了雨刮器的一圈外,都是雪,车颤抖着爬上山后他才觉得安全,当时他其实是后怕的——如果他和夫人同时有什么意外,女儿将成为孤儿。而且,临时改变路线,也是艺术家时常为之的。1997年,张国忠前往敦煌,车到格尔木时,他发现距离拉萨大概一千一百多公里,就要转道去拉萨。开始司机坚决不同意,张国忠建议一点点走,不行就立刻回撤,司机才勉强同意。当唐古拉山山口的雕塑出现时,他不知道自己已经高度缺氧,头一直向下低去,是在几乎完全埋下去时,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快不行了,这时他才抱着氧气袋猛地深吸了口氧,那是欣喜的神清气爽。1998年再去拉萨时,就没了这么好的运气。当时沿途都在修路,一路惊险,途径一条河时,车子险些熄火,而熄火就意味着生命危险,所以冲过河流后,一向好脾气的司机大为光火:“我不会回来了!”

    旅途中危险的不确定因素并未影响张国忠的外出探索。在张国忠眼中,喜欢艺术、体验艺术,不是看画和照片,而是要身临其境,才能接受和喜欢。外出时,张国忠很少在车上睡觉,他用眼睛记录着沿途的一切,那些感受不是相机可以记录的。

    张国忠笑着说:“很久以前,我也曾喜欢在四川的某处草原上写生,那时觉得牦牛和藏民一起走过,再加上一缕阳光,就完美了。”而十余年的远途写生经历,使张国忠改变了很多绘画的观念:“开始时我总想找到完美的景色和情趣,后来才发现旅途中需要的是放松、寻找到新的语言。” 在旅途中构思画作,也许是一种错误,那是太向往美好了。而成熟的沉淀,就是多走多看、在苦难之中寻找美。

张国忠的书写状态

    张国忠十几年的国画功底对他的创作是很重要的,他觉得在布局和气韵关系上可以借鉴的地方很多。张国忠笑言:“接触各种流派,修养提高之后,才能进行语言探索。寻找自己的话语权,应该在功力深厚的基础上。”

    画中有许多特定元素,但可以用持久绵长的魅力打动很多人的,必定不是太过直白的,必定是可反复咀嚼、揣摩的。张国忠醉心于油画多变的颜色,他笔下的黑或浓墨重彩或点到为止,白或飘扬如柳絮或晶莹如玉。每一种颜色都蕴含着丰富的变化和各自的特点,而在特点中做文章、又将所做文章藏入画面空间,恰好是张国忠所擅长的。谈及驾驭材料,张国忠再次表现出他的科学精神:“需要研究的太多了,实践之后才有发言权,画家就应该是实践家。协调材料和画面的关系很重要,我是在研究画面的书写。”

    张国忠在创作时非常喜欢那种心中有数、行云流水的画面设计性。纵观他已完成的《昆仑·雪》系列,那种饱含情感的写意、不拘于小细节的调和关系、多种颜色的表达,都淋漓尽致地显现出匠心独到与挥洒自如。

艺术的根系在时代的褶皱中

    在创作的同时还担任着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职务的张国忠,最津津乐道的是他在担任绵阳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时,组织工作中产生了十个中国美协会员,在他看来,提携后辈,发掘人才,是他最愿意去做的。

    目前张国忠正在进行“汶川5.12特大地质灾害”的后续创作。谈及这组创作,张国忠面色凝重,他说:“艺术家要有时代的敏感性,这样大的历史事件,一定要留下来,要记录下来。”艺术家有关注时代的发展与变迁的义务,同时不能重复别人,消磨自己;单纯的复制是可怕的,那是画匠与画家的重要区别;色彩、构成、造型、感触和时代气息,都不允许单纯的玩弄技巧,那是苍白的。

    在四川美术馆一、二展厅正在展出的“心系汶川”主题画展,就有张国忠的一幅已被《美术杂志》刊登的作品《汶川大地震·校园》:一些在地震中“迷茫”的孩子们。但一个弹着吉他的少年让这幅作品再次秉承了张国忠一贯充满希望的寓意,无论何时何地,张国忠的画作里永远带着积极乐观,那是从皑皑雪山中汲取的镇定与坚强。

    艺术家的气质往往表现在追求与细节中。从这个角度说,张国忠和雪山的气质是相契合的。这是他对的题材。

尾声

    或许在看过这篇文章之后,你和张国忠之间会有一个颇带武侠味道的邂逅——某日,你踱到某个展览或是某个画廊,准备欣赏一幅极为震撼的画作,心下一动:“莫非是他?”至于接下来会如何演绎,那就是观者、藏家以及画者的故事了。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