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邱光平展厅 欢 迎 光 临 邱光平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38576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邱光平 >> 相关评论
 
当代骑士的自画像
作者:段炼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08/12/15 14:31:14


    认识邱光平,是先见其画,后见其人。其画,以夸张变形的骠悍之马而给人视觉冲击;其人,就作画而言,也如一匹悍马,有着玩命的骠劲。与邱光平结识,方知他是越野车的发烧友,说起悍马,一腔激情。

    对邱光平来说,在当今的消费时代和时尚社会,马的世界已然成为一个虚幻的往日童话世界,存在于想象和虚构的空间里。然而,正是因为画家对马的一腔激情,那业已消失的世界,才成为现实的避风港,才成为这位艺术家为灵魂的憩息而寻求的最后一块净地。因此,无论是今日的悍马越野车,还是往日童话世界里的奔马,这激情,都造就了邱光平的画,也造就了这位艺术家。也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说,我眼中画家笔下的马,才是他的精神自画像。

    马的形象出现在邱光平绘画中,是最近五六年的事。说到艺术创造,我相信激情背后的灵感,而邱光平画中马的形象,便是激情所掩映的灵感产物。激情是可以感受的,灵感却不可知。我不去探讨邱光平艺术灵感的神秘渊源,但激情与灵感一旦有了结果,我就要去看这结果的发展。在邱光平的绘画中,这就是马的形象的发展。用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的眼光看,邱光平作品中的马,是一个静止的图像符号,画中的其它形象也是静止的,构成了马这个符号的语境,并与这个符号互动,产生互文性关系。图像符号与其语境的并置,造成画面上的视觉互动,于是,画中的马便由静而动,获得了生命的活力。这个生命的过程,说起来像是玄学,其实就是画家的绘画过程,是画家对图像符号和互文性关系的处理。画家利用语境而激活了静止的符号,构建了可供阅读的动态视觉文本。

    如果我们将一幅作品的绘制过程放大,使其延伸到邱光平的艺术历程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位画家的艺术发展的过程。刚开始画马的时候,画家关注马的奔腾速度,画中与马互动的,是奔驰的火车。火车的一往无前和奔马的驻足嘶鸣,让我们看到奔马面对火车所表现出的无奈和无知,画面上出现幽默效果。这当中暗含着画家的反讽意识,即画家对初生马犊怕火车的善意嘲笑。在我看来,这是画家别有心机的自嘲,是作品含义的一个方面。

    随后,在邱光平的奔马绘画中,火车隐去了,新出现了火把和战火。如果说马犊经历了火车的竞赛,现在便到达了火光闪烁的战场。在马与火的互动中,过去的幽默感隐退了,画家所关注的,不仅是速度,而且还有力量,也就是获取胜利的力量。力量与速度相关,胜利从速度发展而来。这是一种强者精神,应和了画家个人生活中的奋斗历程:他从一文不名的学生,步步走来,成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

    到现在,邱光平笔下马的形象,有了进一步发展,画中出现了身披盔甲的稻草人士兵。战场的火光中出现士兵,应和艺术家的人生奋斗,本是逻辑的发展,但盔甲里的士兵却是稻草人,却毫无逻辑可言。这违背逻辑的语境,以生命的空洞和生活的荒诞来反衬了马的忠诚。在中外文化史上,若说马被赋予了人格,那么马的基本人格就是对主人的忠诚,在象征的意义上,是画家对艺术的忠诚。惟有这忠诚,才能应对生命的空洞和生活的荒诞。在邱光平的画中,正是速度、力量和忠诚,使马的人格与画家的人格相通。画家过去的幽默和自嘲,现在演化成自画像,这就是画家的心机。

    这样,画家笔下的马,就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动物形象,而是一个蕴含意义的视觉图像。用英国形式主义艺术理论家克利夫•贝尔的话来说,线条和色彩的特别的组合方式,富有打动人的感情因素,构成“有意味的形式”。邱光平笔下的马,以其人格化而成为有意味的图像。邱光平不是一个形式主义者,而是一个幻想家,他虚构的马,以其人格精神而比真实的马还要真实,因为他虚构的马不仅具有情感因素,还有速度、力量和忠诚等理性因素。

    关于情感和理性,我们阅读画中马的图像,首先看到的就是经过夸张和变形处理的巨大马头,像是广角镜里的图像。同时,这些马都在嘶鸣,不管是在火车还是在火光的语境中,或是在稻草士兵的语境中,这些马都在昂首嘶鸣。无论是驻足或狂奔的独马,还是两匹耳鬓厮磨的马,甚或是群马,无一不在仰天长啸。按照西方原型批评的理论,一个反复出现的图像,会暗含象征意义,并转化为原型。邱光平绘画中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昂首嘶鸣、仰天长啸的马,便是一个具有感性和理性两个层次的原型,它们不仅不是一个动物形象,也不是一个简单的绘画图像,而是一种感性和理性互动的双重图式,一种理想化了的图式。

    这图式的意义,超越了马的图像,而以其人格化身成为画家的自画像。这幅自画像,在图像的层面上说,与堂吉诃德的御驾“驽騂难得”产生对比。据《堂吉诃德》的译者杨绛说,“驽騂难得”在西班牙语里的意义是劣马,而这劣马背上自封的骑士,便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不识时务的游侠英雄堂吉诃德。这个人物的可爱之处,是他那智慧的理想和愚蠢的行为,其间的反讽,隐藏着骑士的自嘲,以及在幽默的自嘲中对骑士精神的讴歌。

    这自嘲和讴歌,让我们看到了一种人格勇气,我称之为当代堂吉诃德的执著。现在,堂吉诃德时代已经远去,劣马背上的骑士,被驾驭悍马的今日骑士取代,而那昂首嘶鸣、仰天长啸的骠悍骏马,则成为当代骑士的自画像。

    我相信,这位不识时务的游侠,必会跃马横枪,扮演当代艺术的骑士,去挑战这个消费时代和时尚社会。

                       (段 炼  加拿大康科迪亚大学教授文学及美术学博士) 

二OO八年七月,成都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