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邱光平展厅 欢 迎 光 临 邱光平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39830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邱光平 >> 相关评论
 
马者,非马也——邱光平的马世界及其图式的当代意义
作者:高岭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09/6/14 11:32:37

   
    邱光平喜欢马,以画马著称,而他一脸的连鬓络腮胡又很像马克思,因此在圈中朋友们那里有了个双关语的称呼“邱克思”。正是因为他的创作,在中国古代被视为炫耀战功和皇权,在近现代被寓以民族精神的马的形象,获得了一次当代形态上的提升和转变,格外引人注目。

    邱光平笔下的马并不属于温顺和驯服的良驹,而总是被置于种种矛盾和冲突的情境之中,时而跳跃奔腾,时而危立嘶鸣。废墟般的地火灰烬中,它们是唯一的兴存者和见证人,背驮着由稻草编成的骑士,在历史的图像景观和现实的自然环境中左冲右突,徒劳、悲怜、倔强但义无返顾。没有人在面对艺术家邱光平的创作产物时会无动于衷,因为他以精湛的油画表现手法和技艺,生动地描绘出马在身处逆境时各种体态神貌,特别是仰天长啸时的面部表情——那些充满神经质的跳动笔触下的鼻翼,那些真实生动的色彩下带有齿垢的马齿和牙龈,那些惊魂未定的眼神和通体流淌着血脉的肌肉。也没有人会简单地认为,邱光平只是因喜欢马而终日里对马写生,因为现实生活中的马匹被人为圈养和支配,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对象,早已从生产和战争的重要手段或工具的地位上退隐了。当代的城市化生活中,的确难以找到马的踪影,即便是那些动物园和郊区马场里的马匹,又怎能让今
天的人们感受到历史长河中马曾经拥有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和象征意义呢?

    邱光平在今天这个21世纪的新时代执着地以马为题材,除了个人的偏好之外,究竟有着怎样的现实意义和艺术价值呢?换句话说,这种马的图像世界仅仅是一种个人的选择,还是说这种选择的背后有一种视觉上的启示?在艺术家的一份创作草图《浅滩》(2007年)中他写道:“浅浅的河滩上,一匹倒下呻吟的马,孤独而忧伤。在社会变得日益纷繁复杂的今天,马儿已经被人们遗忘在历史的长河里。这或许是我对马儿的一种情结,悲情的,带有考古学家的心态。我希望我的画面能给观者带来一些思考。……”作为一种曾经长时期与人类的日常生活和政治生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的动物,马的确淡出了今天城市生活中人们的视野,在交通运输便捷、信息分享发达的当代社会,马的快捷和体力这种生物性的能量,已经被科学技术下的物理作用和化学反应所释放出的速度和能量远远地抛到了后面,动物界的优胜劣汰的进化规则早已被人类的科学理性和技术进步所超越。然而,马儿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对主人的忠诚,还有它与自然、与其他动物物种的天然无暇的相互关系,却是今天的技术文明所缺乏的。

    我们还可以为马自身所具有的动物性属性和品格,以及与今天城市生活的现代化之间,找出许多反差或者说缺失之处。可问题在于,曾经与人类生活紧密联系的事物很多,由此而引发的乡愁和怀旧不仅是邱光平一人所有,应该说是自工业社会特别是消费社会来临后人类普遍的精神感受。那么,为什么偏偏是作为动物的马而不是其他成为艺术家要入画的题材?个人的生活喜好千差万别,为什么马却成为一个艺术家始终不变的创作对象?而且,当邱光平从写生式的对马创作进入到自主、大胆和夸张地臆造出马的各种奇幻形象的时候,为什么反而赢得了评论界的一直好评和广泛关注呢?究其原因,在于他的马的形象图式背后创作视点和观念的转变,符合当代艺术对于现实世界的重新发现和重新认识的国际性思潮。

    我们知道,动物与人发生联系,当然是因为有人的存在,这是人类一切活动的前提。问题在于,人是进化较早的高级动物之一,人除了有以思维为基础的形而上的理性,还有以身体为基础的感性和动物性。换句话说,人是由思维意识和身体感觉两方面组成的一个整体。但是,自柏拉图将灵魂和肉体对立起来之后,特别是笛卡儿的意识与身体对立二分的哲学模式,构成了西方漫长的扬思维意识、抑肉体感觉的传统。身体与动物性相关,都卑劣和粗糙的,只有理智和意识才是高尚和永恒的。整个西方的文明史包括艺术史,都是建立在人的理性和“知识就是力量”(培根语)这样的绝对主导地位上的,身体以及动物性被视为与思维意识无直接关联的分离开来的对象化物体来对待。

    只有到了二次大战后的消费社会阶段,人类价值取向的世俗化现象的日益浓厚和严重,才促使西方的学者们开始严肃认真地思考,他们从各自的研究路径出发,最终溯源到尼采那里,都不同程度地发现和阐述了现代和当代社会价值多元化和世俗化中所蕴涵的对身体动物性感觉的重视。

    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就人类社会的认识来说,人不仅仅是思维和意识的产物,也是动物性的产物。那么,人与动物的关系,才不仅是一个我与他的两分的不相关的对立关系,因此,人所创造的艺术作品中的动物形象,就不再是处处体现人的主体理性和智慧、代表人的高尚和优越这样一种对立的二元思维模式之下的人与动物(背后是人与外部世界)关系了。

    走出了以人为主、以理性为本的局限之外,我们注意到,当人类历史进入二十世纪后半叶,人类工业文明的理性和控制力的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越来越突出;包括动物界在内的整个自然界环境因为人类过于盲目地信赖和依从自己不加约束的理性和征服力,而越来越恶化。这时,人类才突然发现自己的理性并不能解决世界上的许多事情,人类的认识和能力原本还有另外的方式。就动物世界而言,动物并不完全按照人类预想的那样发展。变异,正在动物身上发生着——从生理的体貌特征到心理的微观世界,动物界和人类一样,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巨大的变化。祸之所起,殃及池鱼。人类因为自己狭隘的思维认识模式而正遭受工业和技术文明的巨大负面报复,而人类的近邻动物也难逃一劫。

    因此,以动物的凶猛和变异为题材的艺术创作,在当代艺术中成为一种重要的现象。一种克服了主体关照下被动的动物形象的“动物艺术”出现了。这种动物艺术不再是简单地、预设性地或者想当然地按照人类希望的那样来选择动物和描绘形象,而是以动物为契机,以隐喻的方式,让人类回归到身体,用身体的动物性来揭示人类自身的局限性。动物形象,在当代艺术中是作为人的动物性和感知性的隐喻而重新出现的。人类自身的问题,通过动物的乖张、变异的形象来展现,这才是动物艺术的诉求对象和真正含义。

    因此,我们在邱光平的艺术创作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作为动物的马儿,不再是以往艺术史里总是出现的那种温顺可爱的配角了,它有其自己的性格特征和行为方式,它的凶猛、剽悍、悲怜、徒劳和变异,作为对人类自身难以克服的顽疾的一种反叛和反映,开始在一幅幅画面中出现,它们或者形单影薄,或者三五成群,成为画面中唯一真实的生命体,而那些源自艺术史或者社会政治史的所谓英雄人物,反倒成了稻草人,脆弱轻飘,似风似云,可谓子虚乌有。

    邱光平的马世界之所以在画面上充满动荡、不安而且危机四伏,是因为这些马儿还有描绘这些马儿的艺术家主人,生活在今天这个被欲望包裹着的世界里。在中西方的古典艺术中,欲望的表达以心理的想象为最高上限,身体性和动物性的感觉自然是要杜绝的。但是欲望毕竟是以动物性的身体为承载物的,试图在艺术创作中将欲望脱离开动物性的身体而更多地交给意识和心理活动,在今天显得是那么力不从心,言不达意。

    当身体性的欲望之门更能够包容和把握当代日益丰富和变化的社会生活和自然环境的时候,当动物性的感官感觉更能够突显当代世界的全方位意义的时候,艺术家们对欲望的身体性和动物性的倚重,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了。然而,学理上的逻辑要求,必须要和恰当的艺术形式结合起来才是真正有效的作品。如今,邱光平用自己极富表现力和感染力的绘画图式语言,让作为动物的马儿承担起了这种身体性的生理诉求。

    邱光平的艺术对作为动物的马的重新关注,以我之见,是要对作为动物近邻的人身体的动物性感觉和感知的重新回归和抢救,而不是对动物马的体貌在物理学意义上的简单表层描绘。马的形象之所以具有意义,是因为马在今天隐喻着被人自身理智控制之外动物性的身体。艺术家选择马的形象,从当代艺术的整体趋势来看,符合以此投射和隐喻人的身体的动物性这一目标。当代动物艺术的基本特点必须从这样的层面来理解,这才是当代文化中人与动物关系的准确表述。对这种人与动物关系的准确表述的清晰理解,则意味着我们每一个观看者对邱光平的视觉创造工作的文化含义的深入,其结果是我们每一个观看者从中获得了摆脱当代生活羁绊的一种自由解放的力量。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