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刘明孝展厅 欢 迎 光 临 刘明孝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31340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刘明孝 >> 相关评论
 
行走边缘——我的油画创作
作者:刘明孝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10/1/19 11:48:42


    每次我的作品送展时,总会有人问,这是油画还是国画?

    我的作品的确给人一种很边缘,很模糊的感觉。也许正是这种模糊性,使别人认识了我,记住了我的作品。

    我对油画艺术可谓情有独钟,对我走上画家之路影响极大的我的两个中学美术老师,一个是画水彩的;另一个则画油画的,是典型的受苏联油画教学影响的画家。我老师的油画给我的应象就是不断地在画面上找微妙的灰色变化,在他的调色板上几乎看不到一块纯净的色域,要么冷灰、要么暖灰,当然,他的作品也自然是灰调的,这样的应象极深。1982年,我第一次报考四川美术学院,我毫不犹豫的把三个志愿都填了油画系,结果没考上。第二年我再次报考川美,已没有了头一年的勇气,我第一志愿填了国画,后来被国画系录取。从此,便决定了我的国画身份。但我对油画艺术的眷恋,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想画油画的冲动日益强烈。于是,在1996年我便冷静地开始了我的油画创作。仿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我的国画身份加上我多年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研习,或许一开始就断定了我的油画会和别人不一样。

    我认为我必须发挥自己的优势,在油画圈中,我的优势反而在于我对中国画的领悟,包括它的审美与技法。我应该把它运用到我的油画创作之中。因此,首先在材料上我选择了丙稀。丙稀其实是一种水性颜料,它几乎能表现油画的各种特质与技法,同时也可以有国画中的渲染、水积的效果。这一特定的材料可以把我在中国画里的许多体验容入到我的油画创作中,正是这种材料的使用,成就了我不一样的油画风格。我多年对中国画的教学与研究,使我对中国画的意境表达、装饰性、色彩的单纯性等都有了根深蒂固的认识,这些因素的渗入,自然会给油画作品以新意,似乎也成为当代油画的一种审美指向。我常常在作品中使用金色,以使作品更具装饰感,这也是因为丙稀颜料与金色的协调性使然。很难想象在油画颜料中加入金色会是什么效果。其实,如果把绘画作品看作室内的一个部分的话,现代建筑本身就对绘画作品提出了要求,即在当代油画中强调作品的装饰性要求,这也正是抽象画得以发展的原因。比如中国古典绘画中的手卷形式,几乎就决定了它的写实主义样式,而且必须有许多细节,因为它的观赏就是“把玩” 方式,是一个局部一个局部的去欣赏、去品味。很难想象,把康定斯基或赵无极的作品做成手卷形式会给人带来什么样的感受。我认为现代油画挂在墙上的展示方式本身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装饰性的命题,于是,蒙德里安的作品在非常简洁现代的环境中便得到了极佳的视觉效果。

    2000年,我参加了由中国美术学院举办的硕士学位研究生班的学习,我选择了油画专业,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我对油画艺术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更加坚定了我所选择的创作之路,由于材质所带来的一种综合技法,画种的边缘化与模糊性所构成的绘画样式,或许正是我区别于别的油画家的个性风格。2001年,我的作品《瓶花》首次以油画身份参加了“中国首届小幅油画大展”,在激烈的竞争中顺利入选,并让我意外的获得“艺术奖”。我在上海美术馆看到了这件作品,在众多的追求色彩变化的精美油画作品中,这幅色彩单纯、明丽,构图中正而极具装饰性的作品,反而变得很抢眼。

    绘画形式的图式化,从来就没有象今天这样被强化。在多元的文化背景下,又有那么多的画家在从事绘画创作,个性面貌成为了一个画家成功与否的一个关键。可以说每个画家都在拼命想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绘画样式,这种样式最好是独有的,可以是构图、色彩或材料上的与众不同,而支撑这诸多不同的则是画家的观念。我的油画构图通常采用对称的、具有装饰感的形式,在画面的中正与平和中偶尔运用对立的因素。这种构图方式是受中国古典绘画中帝王图的启发,帝王总是庄重的端坐在龙椅上,那种纯正面的、对称的构图如同金字塔般地震慑着你,让人无法拒绝,无意间透露出一种永恒的魅力。的确,当这样对称式的构图一旦与众多以讲求分割、巧妙与变化的作品放在一起时,很容易显示出其单纯的、装饰的美。它是那么的不一样,或许单纯本身就是一种美,一种力量……

    我一向认为绘画应该是最真实的表达画家内心感受的东西,只有真实的东西才会打动人。我选择了花卉、青花瓷瓶以及非常中式的椅子组合在一起。同时,在画面中常出现一些龙风图案、在空中游弋的鱼,以及正在飘落的叶子和花瓣……这些似乎都隐约在传递着我的一种说不清楚的、很中国的,一种诉说式的、略带伤感的唯美情怀。或许正是这种不经意的自然流露,常常能打动一些与我具有相同心境的人。就象听到一首歌会使人瞬间的唤起对过去某一时刻的追忆,这种感觉实在妙不可言,而多半会伴随着一丝凄美的情节……

    在当代绘画中,没有人可以对色彩说“不”,色彩本身已成为一种极为重要的视觉符号。在色彩上,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单纯、强烈,有时又会追求雅致和柔媚。中国画中纯粹的水墨变化是那么的神奇,民间绘画中单纯质朴的色彩又总会让人心动,敦煌壁画那斑驳丰富的材质感又显示出丰厚之美。我是个典型的“拿来主义”,凡此种种,我都顺理成章地将它巧妙的拿入自己的画面中,最大限度的综合着各种因素,期望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关于我的油画,我实在说不出更多的东西,我的国画身份加上我的油画实践,造就了我一种不伦不类的很边缘,很综合的个性形象。我很幸运我选择了我从小为之着迷的绘画艺术作为我的终生事业,更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种可以自由表达我内心情感的,非常自我的艺术语言。也许这就是我,一个与众不同的我,这种选择使我所有的才能都能得以自由发挥,让我一发不可收,更让我乐在其中。

    说到底,艺术最重要的是表达。


                                                                             刘明孝
                                                                            2004年7月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