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张剑展厅 欢 迎 光 临 张剑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67440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张剑 >> 相关评论
 
印象•张剑•这些年
作者:毕庶强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10/1/22 13:53:14


    如果说生命是由分分秒秒的生活片段所堆叠而成,那么,任何时空交织下所组成的生命因子,其所蕴涵复杂而互渗的能量,即使再微渺,都将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生成要素。

    自从第一次见到张剑的《霸王》到与他实际交往至今,算起来也将近有十年之久了,其间,除了寻常的艺文往来外,还曾经先后与他探访过新疆、西藏、山西等地,颇有患难与共的情谊。照理说,我应该非常清楚张剑所具有的多样才情与艺能,尤其是他对艺术教育方面的投入与执着,着实令人赞佩。但是,这些年的印象里,我总是将张剑跟画作混在一块,谈到张剑一定得绕着他的画打转,最后张剑整个人也就自然融入画中了。老实说,这可是一种难得的经验,不但能将欣赏者引领入画境,还能在画中与画家心灵交会,这比“画可以游,可以卧,可以居”的意境似乎还高些!当然,主要是因为距离的因素(成都与台北),见不到画家面,只好在画作上磨蹭,久而久之,自然画就取代人了。好处是可以针对画作大放厥词、恣意批判,坏的是少了唇枪舌战、争得面红耳赤的乐趣。

    一般来说,如果要批评一个人或评论一幅画,除了评论者本身应具备丰富的学养外,立论与立场也必须是超然的。因此,就主客观的要件来说,应该会有所偏颇的,然而,就文化多样性的视角来看,对于深入了解创作者的创作动机、理念接触其实际的生活、环境,对于作品赏析与论断还是具有其正面意义的。

    清代石涛曾云;“墨非蒙养不灵,笔非生活不神。”生活周遭所发生的人、事、时、地、物对张剑所产生的影响是极大的,这可从他的创作中得到印证,像《盖碗茶》、《二胡》、《冷秋》、《甘堡寨》等作品都是反映生活的真实写照。从我认识张剑以来,总感觉他老在外地写生,而且足迹多在荒寒野地、绝美之境。因此,虽然他从小脚有残疾,却能凭借其无与伦比的毅力,将脚下的路延伸得比很多人都长,心胸中的世界比很多人都开阔,从美工笔到毛笔的写生稿,几可充栋,探索与思考的拟稿更是成山堆叠。更难得的是他能透过上千名学生的作品中,教学相长,从日常与莘莘学子的良性互动中,吸取创作题材与灵感,如《花重锦官城》等清丽小品,借以提升自己作品中的那份童真与纯度。

    一个人,通常穷其毕生精力,就是想为自己找出生命的定位,遗憾的是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寻觅出方向。就算幸运的找到努力的目标,基于种种主观因素的影响,也不敢再改变卓然有成的面貌。许多略有所成的艺术家就面临这样的难处,墨守成规也许能有所成,但有时却丧失了向上提升的勇气,阶段性的成功成为无法再次提升的负担。从这个观点看到张剑,其个人的绘画风格已经逐渐成形,如果他取巧的在《高僧》系列、《藏家儿女》藏族系列,《塞外行》奔马系列等用心运作,经营,甚至迎合市场,他应该能创造不少的商业利益。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将他的风格圈制在某种特定的格式中,相反的他却在基础上做了更多尝试与探究。所以以人物画为主轴外,举凡山水、花鸟、《太湖石》系列等,亦多有诠释,尤其这两年他所创作的题材特别多样,渗入的元素也比较多元,因此,若非对他的作品非常熟悉的人,不一定能清楚辨识出他的画作,也就是说他的个人色彩与面貌,在有些画作中与他的脐带关系并不鲜明,阻断了与观赏者之间的讯息,作品自然得面临极为严刻的考验和挑战。若张剑无法在此时设法突破撞墙期,创作之路就可能停滞不前……然而传统与未来还有很高的历史门槛必须跨跃,古云:“人到万难须入胆。”我想依他的个性,即使再艰难的路,他都会大胆前进的。

    唐代张彦远《名书记》云:“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四时并运,发于天然,非由述作。”欣赏张剑的作品时,确实能得到精神的回响(Spiritual resonace),开启我们心灵与生活的另一扇门窗,透过他,我们将突破有限视线,从二次元的平面空间中,开启了通往三次元或其它几次元的大千世界,探索更多元、丰富的艺术境界。

    像《盖碗茶》或《四川茶铺》这样反映地方特色与唤醒生命中共同记忆的系列画作,分析其组成要素,皆非写生式的绘画纪录。我们从画作中氛围的营造,到店小二与各桌客倌间都显得很自然,然而认真分析其人物与结构布局,都是经过画家用心刻划出来的。在日常拥挤纷挠的茶铺一隅中,看似极为寻常的光景,移位至画作上去突显出丰富而不凡的兴味。这般类似情境转位的组合,其实必须经过创作者长期用心观察、记录各式茶铺及发生人事与景像等,不断累积、消化、体悟与整合才能完成一幅好的创作,如果只是资料的零叠,那么其组合画作所呈现出的,往往会是造做、突兀等不协调的画面。因此,如何能做好适当的取舍,也是张剑未来的庞杂资料运用上的一项试炼。

    当《二胡》这样清雅的作品出现时,就直观美学与视觉经验的角度来看,它并不特别出色,但是它所蕴藏的艺术涵养与气度却是恢宏浑厚的,它让我们在国画的意境发展上有了更宽广的思维空间,画面中的盲眼老者身着一袭青布薄衫,稍向前倾的单薄身形,轻坐在完全不着痕迹的椅凳上,从含混悲苦的表情中,我们仿佛亲身感受到老者有借由咿呀的胡声小调,道尽一生苍凉身影与艰苦的历程,而传达于手指间的速度与音符,更跳跃出亘古不变的生命共鸣……

    其实,我并不希望在那么年轻的生命就看见这么许多的深沉,我也不愿意在生命历程还算青涩的时候,就倾向出世,但是当某些因缘具足时,一张张的“禅画”,一朵朵如莲花般的绽放在这五浊恶世,这本属于的对宗教的倾吐,却渗杂有红尘俗事的纠结,任谁也理不清,而画作依旧兀自精彩。

    对于一个不谙饮酒的画家来说,不能品味酒的力度是略有遗憾的,为的是在微醺时那种似醉非醉的状态,绝对不是凭借揣摩而能感受到的,这时所释放出的灵魂,也通常是比较率性而豪放、潇洒而自在的,历来浑然天成的佳构,许多都成于此。然而,张剑心中所蕴酿的佳酿,却也是经过发酵程序的,我感觉他的酒,呈色并不美,乍看下常会输在前头,但是越醇越香,后劲很足够,颇耐人寻味。像《七盘舞》、《叠声》、《抚琴》等都是音乐与舞蹈性极强的作品,《七盘舞》长袖挥洒飘逸,身形豪迈不拘,私自揣度画家当下心境,应是胸臆佳酿上冲,酒酣方醉,恣意而为,舞姿方能如此肆虐,欢乐异常。

    对于《雪域之梦》、《牧人•雪山》、《飘动的经幡》等刻划藏区的行旅作品,因为我曾与之同行,故多有共鸣。表面上《雪域之梦》似乎只是想描写西藏寻常冬季大雪纷飞中,藏胞与牦牛互动的情景,但是从题目的提点可以看出,画家想借此传达更深层的隐喻与暗示性的意涵,让不同的生命、分享他的心路历程。当然印象深刻的作品还很多如《一路歌声一路秋》、《冷秋》、《桔颂》等都各据特色,很值得欣赏。提到《桔颂》我必须说,张剑所绘的仕女都带点如鬼魅般的空灵感,人间的气息很弱,对于凡尘俗眼的我来说,实在还难以亲近。

    事实上,随着不同时期的心境与历程,我们可以看到张剑分别着重韵、法、意、趣、形各种面貌的作品,我相信张剑也曾画过一些较讨喜的通俗作品,但是随着画境与人生历练的提升,我逐渐意识到他内心的那份坚持与不妥协。就整体而言,张剑的创作方向正奋力朝着艺术的高峰迈进,只是,凡是勇于攀登绝峰的人,都需要具备极佳的体能与坚定无比的毅力,越是孤高的山岭,通达到顶峰的人就越少,自然也就更为孤独,许多人在中途因体能耗尽,资源用完而举步维艰,这时通常便会完全放弃了。当同行的人少了,曾经拥有的支持与掌声也稀落了……,然而,我却坚信张剑绝对会撑下去的,届时他将发现视野辽阔了,而身处的境界也不同了。

                                                                       2003年10月28日凌晨于台北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