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刘恩展厅 欢 迎 光 临 刘恩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6861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刘恩 >> 最新动态
 
从太空滴落到宣纸上的一滴墨---刘恩现代水墨画的意趣和旨向
作者: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13/1/24 20:22:47


    国画家刘恩声称自己所绘的画品是“从太空中俯瞰所看到的大地景象。”敢于说出这样的豪言的人,不是善于吹嘘的人,就必是有着与众不同的视界的人。

    我与刘恩的接触有限,仅就直观印象而言,他是那种内敛、宁静、真挚的人,及待阅读了他的画作之后,我感到自己的印象大致不错,但是仍有出入。

    因为,刘恩的画所呈现的状态已经从真挚过度到了天真,他在用孩童天真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只有孩童的过滤了尘世的喧嚣和纷杂的眼睛,才能够从太空或白日梦中看待世象。刘恩的天真竟然把自己弄丢在墨色中了,是找了他十多年的老朋友李庆选和刚认识的新朋友游小林,一起接续了我们之间的缘分。

    不过此刻的刘恩已别是一番景象,现在,他的诗意墨汁在抵御严酷的现实。

彩墨所沉浸的无声世界

    大美无疆。刘恩以天象、山体、植物和鸟儿所描绘的大自然本在的和谐,犹如伊甸园。

    刘恩的绘画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以水墨和彩墨交汇的写意画为主,这个时期的画品装饰的意味浓重。构图简洁,色彩也相对单纯,虽几笔,便勾勒出一个情趣盎然的境界。此间的画风是健康的、充满希望的,它从属和起源于时代情结。就这部分作品自身而言,它所传达的时代背景和画家当时的心灵意识,胜过其它任何意思:鸟、树、花草,晨阳,暮月、风痕、水迹,在渴望的回忆中,找到了完美的一致。

    刘恩不是那种抱着一种风格、模式一成不变的人。他在不断地寻找新的绘画语言,探索新的表现方式。

    在两千年之后,刘恩的绘画,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变化。这一时期的画,就是被他称为 “从太空中俯瞰所看到的大地景象。”由于看待时空万象的眼界的改变,他不再用一维、两维,而是用三维、多维的视域,甚至跃身而出,站到外星来看待地球的气象和实相。

    他的几幅以《新时空》命名的画作,以从下往上叠加的构造,创造出了一个真实而又玄妙的图景,这个图景,你可以把它看做是正在日出,或月升时层层递进的山体,也可把它看做是一个层层叠加的宇宙天体结构。由于光的巧妙运用,那些繁复的色差层次被推进到了无限深远的界域,他的心象所包容的是如此之悠远、丰盈。

    这些画面既是从宇宙中看下来的天体结构,也是从地平线上看到的宇宙之象。而生命与这个庞大、浩渺的宇宙是息息相关的。画面中重心的力量都在大地上的暗蓝色的花草、羽色斑斑的鸟群,以及隐显的山脉间墨绿的森林上。在鸟儿自由自在游弋的神情中,我们似乎听到了四下而起的鸣唱,和着微风与清泉流动的声息,轻悄地撞击着我们的耳鼓,并浸渗到我们心灵间。在这样超时空的天地间流连,领受到的完全是另一个世界。无疑,这一切都会使人感受恬静知足的幸福。

    我想刘恩是一定看到过这个场景的,那时他该是沉浸在孩童的无声世界里,他被神灵允许在生命的路途中找到了它,他在这个场景中,记录下了自己的存在。那是人的身份、意识的痕迹,他必须对自己居住的空间做出解释,给与回应。因为,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易逝的,他必须留住这个瞬间。他要借由这个场景,让人们看到,人的内在深处尚有人无法了解的丰富的心象的世界。

    几乎画家这一时期的作品,都与这个生命的永恒瞬间有潜在的关联。只是,只有那些也体验过这个经历的人,才能和他一起进入,看个究竟。

    刘恩这一时期彩墨的画风,在装饰画的形式感中,杂糅了各种类型绘画和其它艺术门类的特点而形成的一种独特风格。他的画中既有水墨画的大写意,又有工笔画的细致、端庄;既有年画的朴拙、新鲜;同时还有版画镌刻的痕迹、油画的色彩方式和摄影的光影的明暗构成。

    《蜀风》系列和《古远》系列,均为这一谱系中的佳构。宇宙的高光直泻而下。那美丽的光线,令人目眩,它与大地万物相互映照;相互爱恋;相互明灭。

水墨对另一种感觉做出了回应

    画家刘恩第三时期,也就是近期的画风,与先前的东西恍如隔世。我们这里看到刘恩绘画题材和对象的转换。笔调的变化令人惊异。

    同样的水墨和彩墨,同样的点画、晕染,同样的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但是其结果却大相径庭。那抒情的赞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切肤之痛和一针见血的批判。那美丽的鸟儿、花草、树木和澄澈的宇宙之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浑浊不清的水,水中呼吸困难的鱼,挣扎游动的鱼,漂浮的死鱼,沉在水底、混在杂质之中的鱼头、鱼骨。

    这里画家与他曾经热衷于描画的记忆中的美,拉开了遥远的距离。是他的心象变了吗?变得令人我们难堪地惊骇了吗?

    刘恩的几幅他自称是试验性的作品,几乎完全抽象。他已不再用彩,他丢弃彩墨,直接用水墨点化。就像梵高的《吃土豆的人》用黑白表现苦难一样,刘恩用黑白表现颠倒、破碎的大地。他将所有的具象抽空,只留下一些似是而非、纷乱破碎的意象符号和字符,让人迷茫,如坠雾里云里。然而,正是从这些无法释读、破解的符号和字符所传递出的强烈的信息中,我们感到画家对生态灾难的彻肤之痛,力透纸背。

    画家的童心和天真一点没变,只是我们的世界变得让他不敢相认,不可接受了。从这些画中已很难分辨出那落在宣纸上,并从宣纸上洇开的究竟是墨水,还是泪水、血水和污水了。画家的忧愤、抑郁和伤感都在其中。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以及他对未来感到不可救药的沮丧和愤怒,通过这些象征符号不可抑制的表现出来,为他内心的焦虑求得一种平衡。

    刘恩的创作所揭示的尖锐的真理,使我们感到他是一个有着强烈责任心和艺术良知的画家,他的画风的转变是真诚的,在这个转变中,他以敏锐的知觉所捕捉到的真相告诉我们:由于人类的盲目而荒唐的欲望,我们的大地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戕害和荼毒,朴素地信仰大自然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

    刘恩的试验性的创作从价值的角度来说:第一,几乎是彩墨或水墨画中新类型的出现;第二,一方面显示着思想,另一方面又极尽可能地在艺术的界面上提升人的尊严;第三,在实现在抽象的象征境界中,对世界和世相做出道德的解释。由于审美的批评和双重元素的介入及碰撞,它的意义比任何形式上的东西都更为丰富、深邃,它的心殇比任何艺术语言都更具震撼力。内中的意味耐人寻思。

墨汁的现在时态交织于过去的回声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对于往事的美好记忆,长久的眷恋之情,会使他执着于固有的范式,从而脑袋僵化,扼杀创作的潜能。

    从刘恩的创作态势来看,他是那种与我们生存的现实保持着密切而清醒的联系的画家。由于意识上的超前,他的形式感也随着意识而发生变化。当我们仔细审读刘恩的作品时,我们感到他的变化虽大,但是,仍是与他的过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构图和色彩,形式特征的变化,并未丝毫抹去他以诗性的眼光看待事物的本质。从早期装饰风格的写意,到《心象写意》中油画方式的大写意,再到《生态系列》传统笔法的写意,形式上的若即若离已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他返璞归真的笔意中现代性的彰显。

    刘恩是那种对自然界的事物怀着虔敬心情的人,他从具象、现象、意象再到抽象、隐喻的看待大地上的事物,都是以诗意的眼光。这种眼光延伸出他自己和世界的亲缘关系,真实的,熟悉的、想象的和陌生的世象之间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而是相系的,它们统统都被他眼中的宇宙之光所照亮。由于内在意识的作用,那些实在的、想象的和不可想象的物象同时给与我们外部妩媚的样子,高贵而朴实的外形,繁复又简洁的轮廓,艳丽而纯粹的色彩。

    刘恩的绘画语言结构,不是叙述的,而是印象的。在有限的尺幅中,他的好奇心和灵性直觉,总能帮他找到最佳的表现角度。构图和用色的大胆往往打破时空局限,他的宏观加微观的方式,在我们看来似乎突兀,不和情理的组合,但从诗性的、审美的角度来看,却是最好不过的了。

    如何在国画的去国画创作中使它在本质上、在现代性上更像国画,大概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刘恩迈出的一步是一个可贵的尝试。媒材仍然是宣纸、墨汁和毛笔,当理性介入感性,当现代意识与古代精神相融通,国画在这儿为人们找回了它失落已久的感动。

                                                 (作者孙谦为诗人,艺术评论家)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