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美术动态   藏品交易   艺评专栏    名家展厅   排 行 榜   在线视频    艺术论坛    English
孟夏展厅 欢 迎 光 临 孟夏 个 人 展 厅 ! 浏 览 人 次 : 14743
艺术家指定展厅 展厅首页 | 个人简介 | 艺术相册 | 最新动态 | 在线展览 | 相关评论 | 相关视频
 孟夏 >> 相关评论
 
山水丹青里再读孟夏
作者:马安信 文章来源:艺术家提供 发布时间:2013/2/23 20:54:13

 

    观孟夏作画,一站就足三个小时。画家无言,我亦无语。

    沉默也是一种诉说,一种娓娓地诉说,这让我的思绪随着画家的笔触默默蜿蜒,潺湲成一脉山溪。

  有的画家,在提炼和归纳素材过程中,不是赋予自然造化以诗意和畅想;在现实与理想之间,不是使自己胸中丘壑超越客观景致的局限;而是为了凸出自己的某些现代技法,他们附加给作品好些形式主义的东西,宁可故弄玄虚,流露出一些轻率的卖弄,也不愿追求真实和自然,更不愿去揭示出物象的本质特征,塑造出感人肺腑的艺术形象。那些花哨的、眩人眼目的东西,总是对他们更具有吸引力。

  可画家孟夏是个自自然然的人,也是个真真实实的人。她依存于生命本身的感悟,让自己笔下的山水处于一种更深远与广阔的背景中而显出价值,亦不把轻率的卖弄当作荣耀,只将真实的“朴素”奉为自己至高无尚的追求。这种朴素精神的确立,说到底还是一种人格的确立。我们说,一个画家如果做不成一个坦然、率真、胸怀宽广、执著攀援的人,就不可能具有求真务实、尊重他人、尊重事业的朴素的精神。

  像一些朴素的艺术家一样,画家孟夏的作品总是隐含着难得的灵性光芒和精神气质,用视觉语言实现对人内心的最大限度的接近与表达,总是在使我们深深惊讶的同时感到些许羞愧。她劳作的质量和数量,特别是她的劳作精神和渗透在这些劳作中的灵魂以及其笔墨语言所弥漫的含蓄美、意境美,也总让我们产生些许自卑。在这个世风日下、物欲横流,人的精神“水土流失”惨重的时代,像她这样痴迷于山水画创作实践的画家已寥寥无几。我们深知:在中外画坛,越是优秀的艺术家,越是具有思想和艺术上的深邃性,具有坚持个性的不妥协性。他们从不急于寻找那种被尽快认可的快感,只是沉醉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两眼始终盯住一个目标,决不游移。画家孟夏似乎天生就要伴随寂寞冷清,仿若冬梅般当一切花儿都凋谢了的时候,她才显出艳丽。君知否?她可以用长达数年的时间去默默地蕴酿,寻求变法,构思自己的长卷,可以在几个月的光阴里反复打磨、锤炼出山水精品《峻岭嵯峨》《涧流无尘》,可以用自己多情、纯洁的画笔,把视野中的山山水水都单纯化、朴拙化,如《涧流无尘》这幅力作,画家努力熔铸南北,以雄健为骨,松秀为韵,其山水画雄浑、苍茫的意境里有引申为无边无际、广阔无垠的意境美,它包含着盘桓、流连之后的一种由近致远、由远返近、回返自心的精神意识,整体贯注了画家自己的生活姿态、思维方式以及价值取向。又如《山川独浑厚》《江清月近人》《塬上秋意》《厚土》等,这些作品皆充满了令人咀嚼的涵蕴,它给了这个物欲横流的现代世界一个全然不同的提醒与诠释。可以说,画家的作品就是这样以简单应对着复杂,以纯洁应对着污浊,既温暖与安慰着烦躁不宁的现代,又不可能不促使我们在作品丰厚的蕴藉里进行深深地反思。

  可不是么?我们读画家孟夏,除了感叹她执著、勤奋、天才的同时还能说些什么?大概我们难以释怀的还有她那可怕惊人的耐性与顽强,她的不知疲倦、专心与痴迷的本性——将自己整个生命都化为了艺术。可以这样说,她是为中国山水画而存在的一个生命。我曾在自己的读画识人笔记里庄重地写下了这样一段心语:“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渺远神思,精致的思维,来源于他在艺术上恰似一只看得很远的鹰,这是因为鹰与大地有一个高度。孟夏就是这样一个画家,她深谙鹰可以看得很远的个中道理,总以洞察力、思维力见长,绝不会在创作中用尽巧趣,唯用自己不可重复的个性在画坛默默地耕耘……”

  真的,我们读画家孟夏的作品,除了体悟她雄浑、大气、苍茫、厚重的同时又能说些什么?大概我们心中萌生的还有画家“充斥着变法的新音,饱和着负重的蕴藏,挤压着探索的痛苦”。孟夏学习石涛、黄宾虹、八大山人等大师,仿效龚贤、髡残等先贤,总是执著地实践着“内美静中参”的创作理念,其作品的实与虚、破与立、顺与逆、浓与淡、起伏与波折以及积点成线、兼皴带染等,均繁简得当地以自己无拘无束的笔墨形式再现或复活了画家对山水意象的理解。读画家之《雨后》《雨过山水清,风微笛声远》《江上青山烟带雨》等,读者自会进一步深入到画家艺术生命的核心去理解艺术本身,理解艺术之精髓,同时领略一个真正有趣味的、有品位的、有见地的、对人生与生命有着别一样理解的画家。

  有人认为:所谓艺术家就是根植生活、模写生活、记录生活,这不对,或至少不完全对。在历史学家、社会学家那里或许是这样。而一个优秀的画家,已经用艺术处理、溶化了他笔下的所有物象,变形了生活。他视野开阔,但真正容纳的,却只是极特别的那一部分。事实胜于雄辩,我读中国画,无论是海派、京派、岭南派、长安画派,无论是石涛、黄宾虹、齐白石,无论是陈师曾、潘天寿、徐悲鸿、无论是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等,均读出了一种广泛而盛大的爱,许多画派与画家的艺术求索,均在处理着一种宏巨的题材与主题,张扬着一种深邃的蕴涵与哲理,亦再现着一种燃烧般的热情和童话般的渴望。像众多的画家一样,孟夏的爱亦盛大而广泛。同样,她在爱的同时亦比一般人更懂得厌恶。她就是这样不可避免地将自己的爱之情感表达于自己的作品,用一支画笔。深读画家的作品,我们定然会发现:当她表达爱的时候,读者会被一种感激之情、被一种源于生命的欣悦所笼罩。可是更多的时候她的作品是在表达一种复杂的意蕴——可能不仅仅是挚爱,还有深长的叹思,有痛,甚至有说不出的忧伤与无奈。孟夏的山水画活着,它与画家共同怀念着、思想着,往昔与今天交织一体。这也许就是画家的心灵特征或艺术风格。

  我们说,画家不是一个伟大的歌手,而是一个伟大的解剖者和警示者,一个能够正视生存的勇者。这样的画家,他笔下毫无廉价的东西,毫无轻浮。而现今的时代,一些时髦得过份的所谓的艺术家已经泛滥成灾。而画家孟夏的创作实践,却始终关注一个人生存的严峻话题。她的山水画作品是讴歌,是礼赞,亦是关注抒怀。可以毫不溢美地讲,画家的作品,总是凭借超人的理解力返回自我,并巩固着自己完美独特的艺术。我十分喜爱其《秋深日暮清》这幅图,它许是画家的个性使然,在笔墨使用上也颇具个性,一如倪瓒重笔,龚贤、重墨一样,有着许多令人咀嚼回味的涵蕴。读这幅画,它不禁使人想起了顾恺之“迁想妙得”这一著名美学命题。我以为:顾氏的“迁想”既指的是由此一物象联想到别一物象,又指的是画家将自己独有的思想感情“迁移”入对象之中,与对象融合;“妙得”是说通过画家深刻的认识,充沛的情感和丰富的想象,在作品里表现出独创性和典型性。孟夏的山水画《秋深日暮清》创作是与顾氏的美学思想一脉相通的。画家的可贵之处,在于她并不把绘画当作客观世界的机械、被动、消极的反映,而是既以客观现实为基础,又将画家主观思想感情和主观能动作用纳入其中,同时也为自己的创作审美实践指出了达到传神写照、形神兼备境界的正确道路。或者说,她在进入创作的时刻,总是浮想联翩,更多的是梦幻,是如醉如痴的歌唱,是孩童般的纯洁和天真,是偏激、是激赏、是狂迷和冲动,甚至固执……

  作为一个画家,孟夏就是这样用自己的艺术来安顿自己,来锤炼自己,来完成自己。她在不知满足的艰辛劳作中,经受了诸多锤打磨砺,同样也享受了诸多幸福与温情。一如她在自己的《峻岭嵯峨》创作谈《逐梦:心灵与自然的交汇》中所言:“山水的空间是广大的,如天地本身。山水画的表现空间理应也是广大而自由的。我感到没有必要把自己局限于某一山、某一水、某一景,只作照相似的图解。”又说:“绘画最重要的并不是地域或景物的再现,而是借山川表现画者内心对山川、对天地、人,对广大宇宙精神的一种宏观把握,表现或张扬画者的一种审美取向或价值取向。”画家的艺术主张诠释了自己山水画作品的艺术追求与精神涵蕴,亦让读者在深爱中久久地吟味,久久地感动,久久地悟想。

  画家的实践证明:一个画家秉持的理想应灌注“生命”深沉朴厚的蕴藏,其绘画语言如果与他的生命分离,这种绘画语言势必走向矫揉造作。绘画语言应有自己的独立性、分离性,但不应该独立或分离于生命之外,而应呼唤着画家自己的心灵。观孟夏作画,我读出了这样的感悟:画家是一位真正的自然之子,她的那种柔情、那种执著、那种厚重,均遍布于自己藏着许多故事的每一幅作品里,这就是一个绘画艺术家一种源于生命深处的激情和其作品的艺术魅力。


  2008年1月18日于蜀都诗梦书斋           

 

艺术服务热线: 028-85132770 13882186939 客服 QQ:53322866 西部美术在线欢迎您的到来! 邮箱: xbarts@tom.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06 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蜀ICP备07009019号
版权所有:三凰西部美术在线 www.xbarts.com 地址: 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44号凯莱·帝景花园C座19楼E单元